邁橙體育發展(昆山)有限公司
當前位置:首頁 > 游記/攻略
-27度,西伯利亞森林徒步露營,我新年的第一天。
[2017-04-06]

一: 伊爾庫茨克的生活


來俄羅斯12天了,來這的每一天我都在為正式出發貝加爾湖做準備。


住在Baikaler青旅其實很有意思,每天都可以遇到來自世界不同地區的旅行者,很多人都很有故事,和ta們聊天很有意思。不過我不得不經常提醒自己不是來旅游交朋友的,我還有一個艱巨的任務需要完成,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。


所以在青旅,我一般只會說“hello”而已,不會主動繼續對話,也不會主要尋求目光接觸。我一般會帶上耳機,保持專注的樣子,這樣別人不會主動上來搭話。


伊爾庫茨克每周有三次室內飛盤訓練,我只去了一次訓練,后面我就決定不去了。室外飛盤場地小,四周都是硬硬的墻壁。當地隊員問我為什么不和他們打飛盤比賽了,我說,“我這個階段承擔不了打飛盤比賽受傷的風險,我怕摔在地板上,或者撞到墻上摔斷了胳膊和腿,即使飛盤是我最喜歡的運動?!?/p>


在安頓下來后,我保持每天都有一項室外寒冷條件下的訓練,主要有越野滑雪、滑冰和徒步。

安加拉河滑雪訓練


二:我和Fyodor的第一次結隊訓練


2017年春節的第一天和第二天,我和俄羅斯同伴Fyodor前往西伯利亞原始森林里徒步和露營。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第一次旅行,主要是幫助我適應西伯利亞寒冷的氣候。

西伯利亞森林小徑


在寒冷的戶外活動,我會很容易覺得餓。因為除了正常的體能消耗外,身體還需要無時無刻地供暖,保證不會凍僵,手腳不會凍掉,所以能量消耗很快。


“你需要在出發貝加爾湖之前再長兩三公斤脂肪,不然到了貝加爾湖上,你沒有脂肪燃燒時,你的身體就只能燃燒你的肌肉來供暖了?!?Fyodor建議我每天每頓要加油吃。


走在白雪覆蓋、人跡罕至,平日里有熊和狼群出沒的西伯利亞森林里,我覺得特別興奮,這樣的經歷還是第一次。

Fyodor背的包有180L,而且裝得滿滿當當,不得不服他這體格。



我的70L,再加一些外掛。


不過我高興得太早,Fyodor的計劃是我們要到海拔1000米左右的山頂去露營,所以我們需要從大概600米處爬到1000米的山頂,這一段完全沒有路,全部是齊膝蓋深甚至是到大腿的積雪。


“貝加爾湖北面大部分都是積雪,很多積雪還很深,所以我們必須要訓練這樣在積雪里徒步?!?/p>


“在貝加爾湖北面的積雪里徒步,每小時很難走超過2公里了。一天要走25公里的話,那就要走13個小時了?!?/p>


“Ivan你帶頭開路吧?!盕yodor建議到。


就這樣,我背著大概15公斤重的背包,在積雪里跋涉前行。往前走了幾百米后,我發現每一步都舉步維艱,除了感受到背后的負重外,積雪的阻力和上坡的阻力讓每一步都很困難。

平路走問題不大,上坡時太累。


我帶的帽子太暖和,導致我頭頂不停流汗,在那種寒冷的情況下,我也很難用戴著厚手套的雙手去重新打開背包,找更薄一點的帽子,只能硬著皮頭走。


Fyodor看我實在是在掙扎,每走十步停一會,如是他決定在前面開路,減輕一些我的負擔。


在天黑之前,我們終于到達山頂,雖然此時已經精疲力盡,但是站在山頂的快感驅散了疲憊。一陣涼風無情地吹打在臉上,仿佛在提醒我,山頂風大,不要停留太久。

到山頂了,好開心。


我們沿著山脊走了一小段,找到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扎營過夜。山頂風大氣溫低,和貝加爾湖很相似,所以這樣的訓練能幫助我迅速明白在貝加爾湖上露營是什么感受。


山脊上尋找露營地。


安頓好營地,我們開始生火做晚餐。我們推到了幾棵死樹,花費了好久終于燒起了熊熊大火。


在零下20度左右的森立林凍了一天,看到熊熊燃燒的火苗,心情一下好了不少,難怪說火苗代表著希望。


做飯的時候,我們才發現兩個人都沒帶餐具。我折斷了幾顆樹枝,用刀削掉樹皮,為我們兩做了兩雙筷子和一個木棍當鍋鏟攪面。


吃著帶著燒焦的木屑的牛肉意面,喝著木屑味的紅茶,我們的身體感到溫暖不少。我們開著玩笑說,燒焦的木屑是黑色維他命。


初一晚上的最低氣溫是-27度,也是我人生中露營最冷的一晚。當然,這個記錄肯定會在貝加爾湖打破。


極寒會帶來諸多麻煩和不便,很多是我們平時想象不到的困難。很多簡單的事情,在-27度的條件下可能就變得很麻煩。


我眼睛有近視,必須要帶眼鏡。冬季戶外活動戴眼鏡在穿衣服和摘取帽子上很不方便,而且很容易起霧。在大雪情況下,還必須要帶雪鏡,不然會雪盲,帶了眼鏡再帶雪鏡也很不方便。


所以我選擇了帶隱形眼鏡,初一晚上我準備摘隱形時發現了兩個問題,第一是如何清理手指才不冷,第二是隱形眼鏡的藥水和盒子都凍成了結結實實的塊冰。


沒有辦法,我初一晚上并沒有取下隱形。清理手指以后只能用帶酒精的濕紙巾清理,雖然會很冷,但是只能忍著了。隱形藥水和眼鏡盒只能貼身放,希望這樣不要結冰,痛苦的是要貼身放的東西已經很多了。


不知道是否有適合超長時間佩戴,早晚不用摘取的隱形,有用過的朋友分享下經驗。


在極寒的條件下,為了不凍僵,要保持不斷活動的原則,讓身體自動供暖。只有在篝火邊或者睡袋里,才開始不動。


長時間在雪里徒步,雖然穿著護腿,還是有少量雪進入了鞋子里,最后鞋子和襪子都打濕了。到了營地站著不動覺得更冷,腳趾慢慢變得麻木刺痛。明顯我這一雙徒步鞋是遠遠不夠的。


我需要把徒步鞋涂上防水蠟,再買一雙包在徒步鞋外面的保暖鞋,再備一雙露營時可以穿的保暖鞋,這雙營地鞋同時作為徒步鞋落水打濕后穿的徒步鞋。


吃完晚餐,我們進入帳篷。雖說是雙人帳,我們兩個人的體型在各自的國家都算大漢了,再加上不少裝備需要放在帳篷里面,感覺帳篷里擁擠不堪。


我把帽子、手套、襪子、羽絨褲、抓絨都放在睡袋里一起睡。Fyodor更加夸張地居然穿著徒步鞋睡覺,他說玩高海報攀登的人都這樣,這樣第二天早上他的鞋子就是干的了。我覺得這樣太臟,只是把鞋墊取下來放在睡袋里。


晚上睡覺時總覺得帳篷里面在飄雪,總感覺有雪飄落在臉上,手伸出去摸睡袋時發現上面也有一層雪。這個時候我是很崩潰的,我的羽絨服和羽絨睡袋一旦遇水打濕,保暖效果就會喪失。


本來一天寒冷的徒步和漫長的生火做晚餐、在刺骨寒冷下扎營已經夠讓人精疲力盡了,再加上晚上太冷休息不好,這樣的日子還怎么過,而且還要重復30天。


伴隨了帳篷被大風吹得呼呼響的聲音,雖然很累,我卻很難入睡?!靶旖?,你真是不知道這次貝加爾湖之旅把自己卷入了一個什么樣的麻煩!”我腦海里有這樣的一種 聲音。


然后我想起在39天煉獄般的高加索徒步的經歷。當我面對一個很艱難同時也很漫長的旅程時,每次只集中全力過完一天,不要去想剩下38天怎么過。這樣一個看起來無法完成的艱巨的任務被劃分成為了39個可以努力堅持下就可以實現的小型任務,就感覺沒有那么無法逾越了。


早上和Fyodor交流時才確認那些雪實際是我們呼出的熱氣遇到冷氣凝結成的雪,這種凝結是無法避免的。我意識到我的羽絨睡袋還需要再套一層防水的外套,羽絨服也需要一個專門的防水外套來裝。

清晨,我們露營地的景色。

我貝加爾湖之行的俄羅斯隊友Fyodor,一個身體壯如牛的大漢。


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,如廁也很不方便。戴著手套感受不到褲子上的拉鏈,脫了手套拉開拉鏈的話,在天冷風大的山上,手會迅速凍麻木。權衡再三,只能迅速脫手套,速戰速決。


其實不只是如廁,任何需要手指操作的事情都特別麻煩。脫了手套冷,戴著手套不方便操作,比如拿相機拍照就是件很麻煩的事兒。


這次新年熱身之旅雖然非常累、非常冷,但是我能夠測試到自己的裝備和考驗自己的心智,為更加慘烈和漫長的貝加爾湖之行做好準備。


三:接下來的訓練計劃


在2月25日正式開始貝加爾湖穿越的旅行前,我還有三次大的熱身之旅,包括:


1). 我一個人在安加拉河上的三天越野滑雪露營之旅,安加拉河非???,所以風大,氣候條件類似于貝加爾湖。這次旅行我會帶上自己全部的裝備,裝上雪橇。希望這次熱身之旅能幫助我找到自己的節奏,熟悉全部露營和生火工具。


2). Fyodor和我兩天50公里的滑雪、徒步之旅,目標是在海拔大概2900米的Cherskogo Peak上過夜。Cherskogo山上比森林里氣溫更低,部分地區積雪達1米。這次是模擬我們在貝加爾湖上可能會遇到的極限天氣,并在疲憊情況下野外生存。

我們本次徒步時就可以遠遠看到Cherskogo Peak.


3). 在貝加爾湖冰面上實地徒步三天,這次我們會帶一個小的旅行團隊前往,包括來自福州的盤友Lenka,住宿為森林里的獵人住的木屋,難度不會特別大,主要是實地體驗貝加爾湖的氣息。


除此之外,我在城里的每天都會至少進行一次小的滑冰或者滑雪訓練,幫助身體保持良好的狀態。


“你在出發貝加爾湖之前,也要熱身旅行700公里才行啊?!?我俄羅斯好友Cozy半開玩笑地說到。


最后我也想在這祝大家新年好,2017年能夠有更多別樣的人生體驗。


返回